購物車 0

鋼琴老師的拒絕往來戶

租了一間音樂教室之後,在粉絲專頁按讚人數衝不破100人之前,除了從音樂教室逃出來的那10個學生以外,完全沒有招到任何新生。

我就只是一個人在這個粉絲專頁自言自語,這是一間沒有獎盃、證書、榜單的音樂教室,我們要讓音樂課的本質回歸音樂。

不知道花了多少力氣自言自語,粉絲專頁才終於有555個人按讚,555人其實不難截到圖,因為好幾天才一個新的粉絲按讚:

1048822_344317642364377_1189252494_o

也是這個時候,才開始有人私訊我,想要跟我學鋼琴。

這些想找我學鋼琴的人有兩個特色:

第一個是她們通通都是「成人初學者」,我幾乎沒有吸引到任何幫小朋友找老師的爸媽。

第二個特色就是,她們散落在全台各地,沒有一個在嘉義,但是北部最多。

那怎麼辦?

我爸跟我大姑姑當初為了互相照應比較方便,所以三十年前一起在蘆洲買房。

我家是公寓二樓,沒有任何一個空間適合當教室。

我姑姑家在蘆洲功學社旗艦店斜對面,不到300公尺的一條小巷子裡面。

她本來是做家庭成衣代工的,當初做成衣的工作室,後來沒做之後就閒置了。

我跟她租那個空間,來讓我開第二間教室,第二台平台鋼琴也是租的。

開在功學社旗艦店斜對面,大概等同開在星巴克旗艦店對面的小巷子開一間咖啡廳。

吸引來的都是成人初學者,我就有預感,事情可能沒有我想像中那麼簡單。

「成人初學者」是一個比「兒童後段班」更被看衰的一群。

在音樂教室教成人初學者的老師,比教兒童後段班的老師,社會地位更低。

假如妳也是一個在音樂教室教課的老師,妳看到另一個同事在指導成人初學者,妳一定會心想:「唉!學生少到必須收成人初學者,可憐哪!」

一開始,我真的不懂,成人應該會比小孩好教才對啊?

為什麼不收?

等我真的收到一批成人初學者的時候,我才終於深刻體悟,為什麼這些前輩,會通通不收成人初學者。

我自己第一批收到的成人初學者,是讓我非常非常挫敗的一群。

有一個說:「老師,我要學《給愛麗絲》,但我不要學看五線譜喔!」

有一個說:「老師,我要學自彈自唱,但我不要學樂理喔!」

其他還有什麼「老師,我要自由,不要有框架」之類,完全不知道她們到底在講什麼的。

以前在音樂教室,從來沒有家長要求我們這樣教小孩。

所有的老師都不願意收成人初學者,最主要的原因,就是因為被嚇怕了。

第一批收到的成人初學者,我的主打賣點就是「客製化」。

完全零基礎想學《夢中的婚禮》,那就教《夢中的婚禮》,想學《卡農》,就教《卡農》。

那時候,幾乎沒有任何照自己方式學的成人初學者,有辦法學超過三個月。

因為這些超過她們能力範圍的曲子,只要她們花了三個月以上還練不成,就會覺得自己沒有天份了。

這時候,妳們就會遇到一個兩難的題目:

如果這時候放棄這首曲子,從比較基礎的開始學,那前面三個月的學費都白花了。

如果硬死撐著把這首曲子練完,可能會白花更多學費。

幾個月後,那些要客製化課程內容,想學《夢中的婚禮》、《卡農》,但不學看五線譜,不學數拍子,不學樂理的成人初學者,紛紛一個一個放棄。

而我也在這個時候放棄成人初學者市場,跟前輩下了同樣的定論:

成人初學者不可教也。

我開始思考,下一步該怎麼走?

但我不想再回到過去,那種為了證書和獎盃設計的鋼琴課,但是教成人初學者,似乎不是一條可行的路。

就在我感覺很煩,不想再去想這個問題的時候,我收到一封私訊:

「老師,我今年45歲,完全沒有基礎,這樣可以學嗎?」

我當時第一個反應就是:「又來一個⋯⋯」

可是我跟妳們說,這次這個不一樣!

如果我當時拒絕她,我現在一定會後悔!

這一個讓我推翻自己下的定論,也讓我推翻前輩們下的定論!

她證明了一件事情:成人初學者是可以教的!

她把孟儒老師的教學功力,推高到另一個境界,改變了孟儒老師的教學方式。

她更改變了所有鋼琴老師,對於成人初學者的既定印象。

她讓所有鋼琴老師,從原本不收成人初學者,搶著收成人初學者。

她讓很多音樂系畢業的鋼琴老師,從原本嘲笑我沒讀音樂系就只能收成人初學者,變成指責我讀音樂系憑什麼收成人初學者。

最重要的一點是,她讓很多原本沒信心,自己可以學好的成人初學者,勇敢投下對自己的信任票。



上一頁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