購物車 0

孟儒老師的大白老鼠時期

羽柔橫空出世以後,孟儒老師收到的成人初學者,再也沒有遇到「客製化課程」的要求了。

每一個來的學生,都讓孟儒老師完全執政。

她們知道自己幻想出來的鋼琴課,不可行的機率比較大,學起來的快樂,比不上孟儒老師設計給妳們的課程。

而孟儒老師在完全執政之後,正式開啟了大白老鼠時代,也把孟儒老師的教學功力,推高到另外一個更高境界的高峰。

在羽柔之前收到的成人初學者,每個人學的東西都不一樣,所以即使每次「檢討」,除非遇到想學的東西一模一樣的學生,不然的話,就算檢討了,也沒有下一次「改進」的機會。

羽柔之後收到的成人初學者,每個都讓孟儒老師完全執政,每次教學成果不如預期的時候,都可以立刻在下一個學姊身上改進。

就這樣,檢討過後,同時又有機會改進的大白老鼠時代,「怎麼教妳們才學得好」這個問題,才真正在我的大腦裡,慢慢整理出一套「心法」,也整理出一套「方法」。


首先是詠鍬學姊,這個是當時印象很深刻的一個學生,也是羽柔後在嘉義的第一個成人初學者。

她上的東西,都是羽柔學姊的改良版,有的時候是同樣的曲子,小小調整教法。

有的時候,是整個大增加或大刪減,讓整個課程設計的「坡度」更適合成人初學者。

這是她一開始找孟儒老師上課的時候拍的影片,這個地方就是那時候嘉義的教室:

她那個時候很多曲子都彈得很好,只可惜她不是很愛被拍,所以我們留下的紀錄不多。

這是她上到《好連得(四)》的時候,彈得一首練習音階的曲子。

音階練習很重要,穩住拍子也很重要,但有沒有辦法讓妳們同時把音階練好,又把拍子穩住,又不會讓妳們練得很枯燥,就是考驗我們教學功力的時候了:


詠鍬學姊之後的下一棒,就是讓孟儒老師印象更深刻的麗蓉學姊。

她每個禮拜三特地從台南坐火車來嘉義找孟儒老師上課,因為她也是被前一個老師判死刑的學生。

前一個老師,教她教得很挫折,她也覺得學得很挫折。

最後老師告訴她:「我覺得教妳真的是很浪費生命。」

就直接放生不教了。

我翻開她的課本,發現她表面上進度跑得很快,但是她連基本的視譜和數拍子都沒辦法。

我說:「這個不是妳的錯,妳們老師應該手上其他90%的學生,都是音樂系的學生,只有妳一個成人初學者,這個教學方式,完全就是把妳當成音樂系的學生在教,我們換一個教學方式試試看。」

我們就從《活用鋼琴教本A》,先讓她從簡單的兒歌開始,學怎麼認低音譜,再銜接到《好連得(二)》。

這是她彈到《好連得(二)》的時候,我們拍的影片:

我發現,她其實不難教,只要不要把她當成音樂系的學生來教,用教羽柔的那個方式教她,她很快就可以學會了。

當時,她最最最大的死穴就是拍子完全不會數,尤其是遇到「切分音」這種節奏的時候。

我們學到「切分音」這個單元的時候,在羽柔和詠鍬這兩個學姊的經驗之下,已經發展出一定可以讓妳們教得會的教法了。

這是我們當時學「切分音」的實況,這個影片一上傳到粉絲專頁,底下留言的都是鋼琴老師。

她們遇到的困難,都是自己知道怎麼數,但是不知道怎麼把這個拍子的數法教給學生。

看到這個影片,馬上開始記錄步驟一、步驟二、步驟三。

所以其實孟儒老師的教學方式,也不算什麼商業機密,其他老師想抄筆記,我也是OK的。

到了後來,麗蓉學姊也跟羽柔學姊和詠鍬學姊一樣,每一堂課,每一首曲子都練得很好。

妳們聽她彈的《神隱少女》,很難想像前一個老師怎麼會判她死刑,說教這個學生是在浪費生命?

到後來,我們重新衝回以前的老師教的進度,《拜爾(下)》很後面的地方。

但這次跟以前不一樣。

以前的學法,就像大學時代,一個學期要讀完一整本原文書,所謂的「讀完」,就是完全不留痕跡地「有修過學分」。

這次是真的一頁一頁慢慢讀,慢慢消化,慢慢吸收,她對於「自己可以學會」這個點,是非常有信心的。


麗蓉學姊是看著詠鍬學姊的背影前進的,她們兩個都是蘇打粉。

下一個學姊,就是看著麗蓉學姊的背影前進的曉萍。

她平常都是照著孟儒老師規劃的課程進度跑,只有一次小小不乖:

她聽到麗蓉學姊彈的《神隱少女》,非常喜歡,但是她的進度距離神隱少女還有一小段路。

她問我,能不能讓她任性一次就好,這首《神隱少女》提早教她?

我評估了一下,她前面該會的東西都會了,只差一兩個元素還不熟悉,挑戰失敗的機率很低,所以就答應讓她提早學了。

實體課就是一場零和遊戲,這一堂課要教的東西,不是妳決定,就是我決定。

而不管這一堂課要教的東西,是妳決定的還是我決定的,妳們的鐘點費都是照算,老師也是要想辦法硬著頭皮教。

這種「挑戰失敗會浪費四個月學費」的強烈損失感,就是在羽柔之前,主打「客製化教學」時期收到的學生,挑戰一首很難的曲子失敗後,就很容易放棄的主因。

老師自己照著那些學生,在明知不可行的情況下,硬教一首她們練不成的曲子,那種「教不會」的挫折感也會很重。

但那一次,我評估正確,她跟《神隱少女》的距離,只比麗蓉學姊多花一堂課就學會了。

進入線上教學的時代之後,這種不是妳死就是我亡的局面,比起實體課有彈性很多。

因為線上教學有一個特色,就是妳們聽第二次,不用再繳一堂課的學費,我也不用再花時間重教一次。

所以,即使妳太早開始學《神隱少女》,對我們雙方而言,都沒有什麼損失。

妳們可以照著孟儒老師規劃的學習順序,循序漸進學會,偶爾想要挑戰一下自己喜歡的曲子也可以。

即使挑戰失敗,也不會像實體課一樣,有一種「浪費四個月學費」的強烈損失感。

太早挑戰《神隱少女》,頂多就是當成音樂欣賞課聽第一次,能練多少算多少。

解癮過後,再回到正常進度,過一陣子程度提升了之後,再重新挑戰,《神隱少女》上第二次,不會有額外的支出。

所以如果妳現在問我:「什麼時候可以學《神隱少女》?」

我會回答妳:「隨時都可以挑戰看看,沒挑戰成功也沒關係,程度還不足以駕馭的話,學多少算多少,就先當音樂欣賞課,等跑了一陣子系統課程之後,再重新回來挑戰。」

只要越級打怪的時候,不要執著於「非練成不可」,就不會有不良影響。

參加我們線上教學的小小學姊翊甄,也是很想學《神隱少女》,她就一邊上系統課程,一邊慢慢完成《神隱少女》。

聽聽看翊甄彈的,是不會輸給上面兩個學姊的:

「一定會成功」這個叫自信,「沒有成功也沒關係」這個叫安全感。

我們的鋼琴課,就是先給妳們有安全感,再給妳們自信心。

買斷制,之所以還是比訂閱制吸引人的原因,也是因為「安全感」。

參加訂閱制,如果一整個月都沒有時間上課,那就會產生損失。

買斷制,就算買回去半年之後才開始上,也不會產生損失。

而上實體課,只要那個禮拜的進度沒練好,就去上下一堂課,就會產生損失了。

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的線上教學,妳一定可以學得會的原因。

也是為什麼,我這麼有把握,妳一定會加入我們的原因。


還有太多太多在大白老鼠時代,教學功力慢慢進步的過程中,一個又一個的成人初學者成功案例,要把每一個全部列出來,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。

那是一個力量很大的正面循環:

妳們越是給我完全執政,我教成人初學者的學功力,就會一直越來越進步。

我的教學功力越來越進步,就會收到越多讓我完全執政的成人初學者。

只教一兩個成人初學者,跟全部的學生都是成人初學者,教學功力會越落差越大。

一年一年過去,小孩越來越少,音樂系畢業的老師越來越多。

教小朋友的市場,是幾十個老師搶一個學生。

教成人初學者的市場,是孟儒老師一個人獨吞幾十個學生。

到了最後,我們的粉絲專頁,變成五萬多個人按讚的粉絲專頁,孟儒老師成為成人初學者唯一指定的品牌。

這些學長姐們的影響力,甚至影響到海外去。

我印象最深刻的,是一個住在澳門的高中生妹妹,她看著我們的學生這樣學,非常羨慕。

因為想把鋼琴學好,就是她人生夢想清單裡,最重要的一部份。

但是她正在上的鋼琴課,只教考試會考的曲子,從來沒有享受過純粹彈鋼琴的快樂。

她希望可以考上台大獸醫系,以後念大學的時候,可以來台灣,趁在台灣求學的這五年,來上孟儒老師的課。

但那個時候的孟儒老師,並沒有那麼積極想要獨吞整個市場,因為我那時候還有另一件更想做的事情。



上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