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t 0

培養「演奏家」和「玩家」的鋼琴課,是完全相反的方向

一個粉絲告訴孟儒老師,她有一次出國,看到一個小攤販的老闆,沒有客人的時候,就拿出小提琴開始玩。

她發現在那個地方,好像每個人都不用看譜,隨時隨地都可以玩音樂,她很羨慕國外這樣的音樂環境。

我說:「其實不用羨慕國外,以前我在教會的時候就是這樣。」

只要一個人在鋼琴前面彈琴,小提琴手等一下就會加入,長笛手等一下也加入,一下子大家就玩在一起了。

那個感覺很像「海角七號」最後一段,茂伯拿起月琴彈《野玫瑰》,所有人就在完全沒有排練過的狀況下,自然玩在一起。

這種隨時隨地都可以玩音樂的人,我自己喜歡用的字眼,叫做「玩家」。

「玩家」跟「演奏家」的養成,教學方向是完全不同的。

演奏家的養成,主要教學方向,是「視奏」和「技巧」。

他們追求的目標是「眼睛一看到譜,手指馬上就可以彈得出來。」

玩家的養成,主要教學方向,是「音感」和「樂理」。

我們追求的目標,是「只要我們會唱的歌,就可以彈得出來。」

我們的課程,是百分之百的玩家路線。

我們的課程沒有哈農,也沒有布拉姆或史密特,這些專門在「訓練手指」,但對於音樂細胞完全沒有任何幫助的課本。

我們的課程裡面,就是《瑪莉的小羊》、《蜜蜂做工》、《王老先生》這些你們很耳熟能詳的歌曲。

我們在學的,其實是在「用鋼琴唱歌」。

所以目標是成為演奏家的人,買我的影音課程回去之後,最受不了我的一點,就是我在帶視譜的時候,會帶妳們一句一句「唱Do Re Mi」。

等一首歌「唱」熟之後,我才會開始帶妳們練習用鋼琴把剛才學會的歌「唱」出來。

但這不是他們要的,「唱」這個步驟對他們而言,是非常浪費時間的,他們要的是,看到譜的時候,大腦可以直接跳過唱這個步驟,在鋼琴上立刻按出正確的音。

演奏家的學習模式,其實比較像是在學「英打」。

他們的學習模式是,眼睛看到「D、O、G」這三個字母的時候,要用什麼姿勢、手型、動作,才能在鍵盤上找到正確的位置。

「D、O、G」這三個字母加起來是什麼意思,反而不是那麼重要。

玩家的學習模式,比較像是在學「英語對話」。

妳看著dog這個字,大腦裡先想到這個字念「豆格」,再想到這個字的意思,就是那個會汪汪叫的動物。

等妳把這一堆東西都想到之後,再慢慢把「D、O、G」這三個鍵按下去。

可想而知,這種學習方式一定是比較慢的。

不過好處是,用這種方式學,妳是「玩」得起來的,「玩音樂」其實就是在「用音樂在聊天」。

走演奏家路線的人,他們「玩」不起來的原因,因為譜上音符對他們而言是「動作」而不是「詞彙」。

大腦裡沒有任何法文詞彙的時候,當然是沒辦法用法文聊天。

所以他們學到後來,只能照著樂譜,把一首曲子的「動作」練到滾瓜爛熟,然後考試或比賽的時候,在台上把他苦練許久的「動作」演練一次給評審老師看。

妳習慣「用鋼琴唱歌」的模式之後,只要會唱的歌,就可以自然而然在鋼琴上面「唱」出來了。

聽聽看詠霓的《蜜蜂做工》,這就是我們課程設計的主要方向:

選妳們會唱的歌,先會唱,再會彈。

☆了解我們的上課方式☆



Older post Newer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