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t 0

郎朗模式,必死無疑

郎朗模式,必死無疑

為什麼孟儒老師彈琴不開心?

昨天的直播,我跟大家分享我到底幹了什麼蠢事,讓我三個月內破產。

一個粉絲告訴孟儒老師:「老師不要有壓力,妳不是常常告訴我們,彈琴是為了開心嗎?」

我說:「我是一家三口唯一的收入來源,鋼琴是我唯一的謀生技能。」

其實整句話裡面,最可怕的兩個字,就是「唯一」。

孤注一擲的後果

大二那一年,我大腦裡就一直思考一個問題:「我如果把讀大學的時間和金錢拿來學音樂,我會不會有更好的發展?」

所以後來大學不念了,把所有本來我爸媽要給我讀大學的錢,通通拿去學鋼琴了。

其實我從來不覺得自己這樣很屌,也從不鼓勵學生學我這樣。

這種孤注一擲的做法,其實是極高風險的投資,尤其是把全部的時間金錢,通通投資在「鋼琴」這一塊。

你可以這樣想,這樣做等於把你全部的錢,拿去買「鋼琴教學產業股」。

萬一郎朗沒有變成郎朗

郎朗他爸爸的那種教育模式,是我最最最痛恨的。

你們會認同他那種教育方式,是因為郎朗後來有成功。

但是你們不知道的是,這個世界上有多少郎朗,最後沒有成為郎朗。

你選擇把時間拿來練琴,你就犧牲掉了學習其他技能的機會,你要是選擇當郎朗,但是最後沒有變成郎朗,你就挫屎我不騙你!

很多鋼琴家非常不屑郎朗,覺得他很「商業」,他不是真的熱愛鋼琴,而是把鋼琴當成賺錢的工具。

但你們想想看,以他的成長背景,他不靠鋼琴賺錢,是要他怎麼辦?

甚至可以這麼說,如果郎朗沒有變成郎朗,他絕對有資格在家當啃老族。

說起來,那些會來我粉絲專頁罵我的老師,他們的處境其實很可憐,他們就是那一群沒有變成郎朗的郎朗。

我通常都只是默默封鎖他們,避免我的廣告投給他們而已,不會跟他們筆戰。

穩定收入養不穩定收入

孟儒老師的鋼琴課,路線非常明確,就是「娛樂產業」,不是「專業教學」。

尤其是小朋友,我非常非常不鼓勵他們讓鋼琴變成唯一的謀生技能。

有一個我覺得非常成功的案例,可以給你們參考:

他的本業是一個律師,不過他一直對鋼琴懷有熱情,所以他一邊當律師,一邊完成北藝大的鋼琴碩士學位。

因為他有律師這份正業,所以他沒有變成郎朗「不會怎麼樣」。

沒變成郎朗很失落的痛苦,跟沒變成郎朗房租就繳不出來的痛苦,壓力等級完全不一樣。

我不是要打壓你們的鋼琴夢想,但是我比較鼓勵你們採取這種「穩定收入養不穩定收入」的模式。

這樣不只更有機會撐起你們的鋼琴夢想,你在鋼琴領域也比較有本錢可以不為五斗米折腰。

不要讓鋼琴變成唯一謀生技能,才是鋼琴夢想走得久的關鍵。



Older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