購物車 0

線上教學研發之路

在羽柔的那一篇文章最後,說到2017年的元旦,我的銀行存款剩下749元。

那時候,我唯一的收入來源,就是教一對一,羽柔的成功案例,讓我後來的學生群,幾乎全部都是成人初學者。

教成人初學者如果不要考慮現實層面,是很快樂的,但如果考慮現實層面,還是得面對教成人初學者最大的問題:

成人學生請假率真的很高,學生只要請假,老師就沒有收入。

這也是為什麼大部份教得好的老師,只要小朋友數量夠多,絕對不碰成人初學者的原因。

晴晴還沒有出生以前,「快樂」是我人生第一重要的價值觀,「金錢」的重要性排在後面,就是一個為了理想不顧現實的音樂家。

晴晴出生之後,我必須重新學習,把自己的快樂擺在後面,把養活一家三口擺在最重要的位置。

那時候有考慮,要不要重新去音樂補習班教小朋友,因為她們的請假率低,收入相對穩定。

但後來我拒絕回去音樂補習班,因為對我而言,為了檢定考試而教的鋼琴課,讓我感受不到自己對一個孩子的人生有貢獻。

過去在音樂補習班,已經讓鋼琴課變成太多孩子的童年創傷了,現在再怎麼缺錢,也絕對不拿別人家小孩的淚水,來養自己的小孩。

刪掉回去音樂補習班這個選項之後,還是得面對現實,我得想方法生出可以養活一家三口的錢。

最一開始嘗試增加收入的方法,是把當初為了教羽柔她們而寫的講義,開始對外販售,一份賣300元台幣。

剛開始推出的時候真的是賣爆,很多羨慕羽柔的鋼琴課,但沒辦法來找孟儒老師上課的粉絲,就選擇買孟儒老師寫的講義回家自學。

但很快,會買的客群就全都買完了,買書對妳們而言是一次性支出,對我而言是一次性收入。

當所有的潛在客戶都已經買書的時候,就是把魚池裡的魚全部撈光的時候。

有一天,一個粉絲結帳的時候不小心出錯,買了兩套教材,不過她也不希望我蒙受損失,所以決定自行吸收。

我覺得這個客人很好,就告訴她,如果教材看不懂,我可以免費提供視訊回答問題。

我們就約時間用Messenger,她彈琴的時候就把手機放在鋼琴上,我看不到畫面就用聽的。

我要解說的時候,就一隻手彈給她聽,另一隻手拿著手機拍攝。

結束後,她表示有想要長時間穩定視訊付費學習,因為她住在台南,我住在蘆洲,沒辦法跑來現場找我上課。

我告訴她,鋼琴這個科目,絕對不可能用視訊教學。

首先是「畫面」的問題,鋼琴線上教學要同時給妳們看到樂譜、琴鍵、還有我的手。

而且如果要教學品質好,拍手的攝影機要有兩台,一台從上面拍,一台從側面拍。

這不像是在教英文數學,一台攝影機,一塊白板就可以開班授課了,它的軟硬體設置難度非常之高。

所以掛掉那通電話之後,「視訊教學」這個想法,就被我打消念頭了。

不過,我還是把那一天視訊教學的照片上傳到粉絲專頁,沒有打算吸引其他人視訊上課,純粹記錄這個難得的特別經驗。

那一篇發文,吸引了另一個嫁到瑞士的粉絲,說她也希望可以這樣上課,她問我可不可以使用Skype上課?

老實說,Skype我完全不熟,不知道怎麼秀樂譜,不知道怎麼拍我的手。

我跟她說:「Skype這個軟體我很不熟,有沒有辦法順利上課我不確定,但是如果真的要約上課還是要收費,因為妳約我了,我就得硬著頭皮,想辦法花時間熟悉這個軟體。」

本來是希望她打退堂鼓的,但是她堅持要上,因為她是已經很有程度的學生,她的需求就是彈給我聽,讓我修她的演奏細節。

這是當時上課的畫面:

20248211_1229557887173677_3231045129659657000_o.jpg

在硬著頭皮研究Skype的過程中,我發現Skype有一個功能,就是它可以讓我把螢幕秀給妳們看。

這樣的話,只要我把樂譜拍照下來,放在電腦螢幕上,就可以讓妳們很清楚看到樂譜了!

不過還是沒辦法讓妳們看到我的手,只能解說「聲音可以怎麼表現」。

跟瑞士的同學上課拍的這張照片一上傳到粉絲專頁,立刻又有一個馬來西亞的粉絲,跟孟儒老師敲定時間,說她也要這樣上課。

孩子出生的第一年,就是從這些海外的粉絲身上,賺到一對一實體課以外的收入。

2017年,那是全世界都不知道兩年後會有一場可怕疫情的一年,我自己也不知道。

我那個時候也知道,視訊教學的品質,絕對比不上實體教學。

但那些約視訊的學生,從來都不是衝著「實體教學」,而是衝著「孟儒老師的課」。

我當時心想,如果她們可以接受教學品質不好這點,那就先求有得幫她們上課,之後再慢慢提升教學品質。

跟馬來西亞的粉絲上課那一天,我學會了一個新技能,叫螢幕錄影,這是我們當天上課的實況:

很顯然,聲音品質還是不行,而且她看不到我的手,我們只能教「觀念」,沒辦法教「技術」。

雖然那一次上課品質還是很差,但從那一次之後,我突然有一種瘋狂的想法:

「鋼琴線上教學」這種事情,搞不好我真的有辦法突破一切難關,生出品質完全不輸實體課程的線上教學。

不管會不會成功,反正就是嘗試看看,嘗試失敗就再換方法,換到上課效果最好的方法為止。

一開始,我先調整設備擺放位置,這個擺設方式其實有很大的問題,因為要操作電腦的話,手必須要往前伸很多,所以腰椎很容易受傷。

21414793_1267590660037066_5840241660727165094_o.jpg

搞定了琴的擺設之後,接下來第二個任務,就是要讓妳們看得到我的手!

我跑遍了所有的手機配件專賣店,看看到底要怎麼「把手機夾在琴的正上方」,最後買了這個:

24130371_1336273993168732_3406950927570344646_o.jpg

ㄜ,這好像有點危險,不過沒關係,可以戴安全帽上課。

「畫面」的問題解決了,接下來最困難的任務,就是「聲音」,因為鋼琴最重要就是教「聲音」。

要讓鋼琴的音質很好,最重要的關鍵就是「鋼琴的聲音可以不透過麥克風收音,直接透過網路傳送出去給妳們」。

這個真的試了很久,成功的瞬間,是在凌晨三點發生的,我想要跑去買鹽酥雞來慶祝的時候,外面沒有半家店有開!

這是第一次成功的時候,妳們那邊聽到的聲音:

這些工作都完成之後,要讓妳們看到樂譜,我們辦到了,要讓妳們看到琴鍵和我的手,我們也辦到了,這是2017年,剛開始試教的時候,我們已經達到的技術水平:

那時候,我們開始嘗試收第一批付費的學生,不過,這一次的結果,是以大失敗收場。

最大的敗筆,就是那時候覺得錄影音課程給妳們很「沒誠意」,所以選擇用「直播」這種看起來比較「有誠意」的方式。

每一個梯次開始的時候,參加的人都很多,前一兩堂課都非常熱鬧,大家都熱血沸騰地坐在鋼琴前面,跟著孟儒老師的引導練習。

但是大概兩個月後,直播的人數就開始狂掉了。

因為直播有「進度」這個問題,妳只要一兩個禮拜沒跟上,就會覺得「累積」很多「未完成功課」。

然後,妳就會不想上線,「蹺課」幾次之後,就會不好意思上線。

最後,妳就會覺得自己繳了錢沒上很浪費,就這樣放棄了。

所以每個梯次,到後來都剩下不到10個人。

新的人也沒辦法「插班」,因為有「進度」問題。

所以到後來,我變成直播時間越開越多,工作時間越來越長,但收入卻越來越低。

最後,我非常確定一件事:

影音課程很沒「誠意」但有「效率」,很沒「苦勞」但有「功勞」。

妳們先自由安排時間跟著影音課程練習,練習完了之後,把練習的結果錄起來上傳,上傳之後,老師再針對妳們上傳的影片,一對一個別指導修正。

這樣就不需要把我們綁在同一個時間,妳們上課時間自由,老師的工作時間也自由。

這就是我們現在的上課模式:

首圖.001.jpeg

這種上課方式,所有的痛苦因素都沒了,妳不用擔心遲到,也不用擔心請假問題,妳在上鋼琴課是「有安全感的」。

不管是大人還是小孩,彈琴的快樂,本質上都是一種極度投入,渾然忘我的心流體驗,而「安全感」是一切快樂的基石。

每天深夜的學習社團,就是一群媽媽們戴著耳機,專注地享受彈鋼琴的快樂。

玉雲學姊她們家就是這樣。

剛開始是媽媽自己想學,因為女兒翊甄還很小,沒有辦法學,只能在媽媽上課的時候亂:

但是翊甄受到媽媽的影響很大!她是個很喜歡彈琴的孩子。

小孩子會喜歡鋼琴還是排斥鋼琴,受媽媽的影響很大,就像小孩子會喜歡狗還是怕狗,最關鍵的因素就是「媽媽看到狗的反應」。

當媽媽看到狗是很開心的時候,小孩無形之中就學會,狗是人類的好朋友,當媽媽看到狗很害怕的時候,小孩無形之中就學會,狗是可怕的。

妳就是妳小孩的原生家庭。

雖然翊甄一開始只是聽著媽媽彈琴,聽著孟儒老師的影音課程長大。

但長期下來,孟儒老師教的每一首歌,她都很熟悉。

她開始想學的時候,媽媽就陪她從《瑪莉的小羊》開始學起。

翊甄很喜歡媽媽彈的《海角七號》,一直吵著要學這首。

玉雲學姊就抱著她坐在大腿上,陪她一起學,妳們大概很難想像,原來玩音樂可以是妳們親子之間的美好時光:

後來,哥哥承揚看到媽媽和妹妹這樣玩,也開始對玩音樂有期待了,這次換妹妹幫哥哥伴奏:

兩個小朋友都有學琴,媽媽有沒有荒廢呢?

沒有,她大學時代就是歌神,就很常參加學校辦的歌唱比賽,現在只是重溫她大學時代熱血的回憶,這是她自彈自唱的《我相信》:

我們沒有把玉雲學姊的孩子栽培成音樂家,但我們成功把她們家栽培成全家一起玩音樂的音樂家庭。

讓妳們家成為音樂家庭,就是我們的市場定位,所以妳們家小朋友跟著妳們一起上傳作業,是不用另外繳費的。

玉雲學姊一家,真的是資深老學姐,她從直播時代就加入我們了,剛開始女兒吵著要跟媽媽一起上鋼琴課的時候,還在用奶瓶喝奶:

D1591748810672.jpg

現在長大了,媽媽剛買《神隱少女》單曲教學回家的時候,她就一直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彈這一首,現在她願望實現了:

她們全家一起見證了孟儒老師鋼琴線上教學,從什麼設備都很陽春,音質畫質很普通,一直到現在,我們有最專業的線上教學軟硬體設備,桌子右邊妳們仔細看,還有另外一台iPhone。

當初說如果要做真正高品質的線上教學,必須有兩台攝影機,一台從上面拍,一台從側面拍,我們都做到了。

從2017年投入線上教學的研發開始,就是被很多自封「正統」的老師嗤之以鼻,認為鋼琴「不應該在線上學」、「在線上一定學不好」。

所以這麼多年來,雖然我們一直都在進步,但是批評的聲音一直遠大於模仿的腳步。

因為沒有人要模仿的緣故,在2021年五月,台灣經歷過三級警戒之後,我們就一直穩坐產業龍頭的位置。

IMG_1761

「小朋友上傳作業不額外收費」這一點,讓很多家庭花在鋼琴課的開銷省很多。

妳們家小朋友上鋼琴課的學費比較省,但是妳們之間的共同回憶比別人多很多,妳們家小朋友學鋼琴的回憶,也比上一對一的小朋友快樂很多。

除了玉雲學姊之外,全華語世界所有羨慕羽柔上的鋼琴課,想上羽柔上的鋼琴課,想要體驗玩音樂快樂的所有學生,通通加入我們了。

我們的線上教學,沒有栽培出很厲害的音樂家,但我們造就出非常多全家人一起玩音樂的音樂家庭。

這是來自新加坡的義騰弟弟:

我看到義騰弟弟這個影片的時候,突然想起2017年,用Skype跟馬來西亞的粉絲上完課之後,我那個瘋狂的想法:

「鋼琴線上教學」這種事情,搞不好我真的有辦法突破一切難關,生出品質完全不輸實體課程的線上教學。

我很好奇,我們的線上教學品質,現在到底會不會輸給實體課程?

我到YouTube搜尋《地下室的蜘蛛》這個歌名,發現很多上實體課程的人也上傳這一首,而且有很多影片是「正式成果發表會」。

你們知道這代表什麼嗎?

這代表,妳去上一堂800元以上的實體課程,很多老師選課本的眼光,跟孟儒老師是一樣的。

再來,妳可以觀察一下,「很投入享受一首曲子」跟「很害怕彈錯被老師罵」,到底彈出來的音樂表現差異多大。

同一首《地下室的蜘蛛》,妳比較過後就會非常確定,我們的教學品質絕對超越實體課程,妳加入我們,只是早晚的問題,越早加入學費越便宜,越晚加入學費越貴。

除了義騰之外,還有一個馬來西亞的雯柔學姊,這首《地下室的蜘蛛》也彈很好:

這個時候,她們家還沒換琴,還是一台觸鍵感應沒有很好的琴,後來因為全家三個人都學出興趣了,就換了一台音色更好的琴。

這是雯柔學姊用新琴彈的《春神來了》:

這是雯柔學姊的女兒穎琳彈的《艾蜜莉的異想世界》:

這是雯柔學姊的兒子穎熙彈的《凱西瓊斯》:

我們的鋼琴線上教學,一樣沒有把雯柔學姊、穎琳、穎熙栽培成音樂家,但我們的鋼琴線上教學,一樣把她們栽培成全家一起玩音樂的音樂家庭。

除了栽培音樂家庭之外,還有一個族群,是孟儒老師最近特別重視的,就是60歲以上的銀髮族。

很多銀髮族加入我們之後,發現我們的課程是對銀髮族友善的。

這是花凝學姊:

這是惠娜學姊:

為什麼孟儒老師特別希望銀髮族學鋼琴?>>>



上一頁 下一頁